硅酸铝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酸铝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收藏家颜明起诉刘益谦功甫帖伪作案继续发酵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8:58:02 阅读: 来源:硅酸铝板厂家

一,收藏家颜明法院起诉刘益谦,功甫帖伪作案继续发酵

(图注1:收藏家刘益谦)

1,刘益谦事前已知"一眼假"?

此前藏家颜明曾发致刘益谦的公开信,称《功甫帖》拍卖前曾帮刘益谦咨询故宫和上博专家意见,并转达了专家一致看假的意见。而杨丹霞的说明中也提到在拍卖前,她已通过颜明转告刘益谦“不看真”,也与其顾问朱绍良多次表示疑点较多应当慎重。“凡是见过苏轼真迹的人、对宋代书法有研究的人、练过几年毛笔字的人,只要他的眼睛没毛病,平心静气、不带私心杂念来看这件《功甫帖》,其结论与我没什么不同。”

2,政府被忽悠为伪作《功甫帖》代交了税?

杨丹霞在声明中称:“今年元旦,刘益谦当天中午12点多打我手机,问我现在上博的文章出来了,‘你说我怎么办呢?’我建议他退货,他说:‘不能退呀!我这个《功甫帖》回来,区里领导向市里打了报告,政府替我交了进关的钱,我现在退,怎么退呀?’随即他又提出,1月2日让人把《功甫帖》送到我家来,让我研究几天,然后看能不能写篇文章质疑上博专家在《中国文物报》上的论文。我拒绝了,因为《功甫帖》是开门假的东西。但考虑到古玩行业的行规和他收藏家的面子,我向他郑重表态:虽然不替他写文章,但也不会在公开场合以‘故宫杨丹霞’的身份对《功甫帖》说不好。”

3,颜明起诉刘益谦侵权?

上海收藏家颜明委托律师姚雄萍将刘益谦、邱家和、何志峰起诉至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10月20日,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就此案召开了庭前会议。沉寂了一段时间的功甫帖伪作事件进入新一波发酵。

颜明在起诉书中声称《功甫帖》意见相左者利用各种手段对其进行抹黑和打击,要求3被告刘益谦、邱家和、何志峰就侵权行为进行赔礼道歉和赔偿精神损失。邱家和是某证券报的记者,何志峰是某艺术博物馆馆长。

4,《功甫帖》事件如何演变?

《功甫帖》只要一进入司法鉴定,就不难分辨真假。《功甫帖》的最大硬伤是杨丹霞曝光的这个:“不能退呀!我这个《功甫帖》回来,区里领导向市里打了报告,政府替我交了进关的钱,我现在退,怎么退呀?”。

也就是说上海政府帮伪作《功甫帖》代交了税,下一波是否有律师介入申请政府信息公开,公开政府帮伪作《功甫帖》代交了税的整个细节。这些细节公开后,是否有相关官员涉嫌渎职?是否有人涉嫌用伪作欺诈政府代交税?这些问题可能是下一波的法律焦点。

(图注3:《功甫帖》)

二,颜明:《致藏家刘益谦的公开信》

我原本对《功甫帖》这件伪作一点兴趣也没有,现在《功甫帖》藏家刘益谦先生开始将矛头转移到我身上,仿佛该事件是由我引起的,这不免太抬举我这个书画爱好者了,深感“受宠若惊”!也为刘先生等的丰富的想象力和为自己找台阶下而寻找“替罪羊”的高超手段而折服,对刘先生等的企图以“赵之谦”之事来达到抹黑我的目的深表谢意,正因为刘的“文革”遗风迫使我不得不对“功甫帖”和“赵之谦”公开予以回应。

益谦先生,你没有说实话啊!

(图注2:收藏家严明)

1、事件回放

刘益谦先生在2013年8月底曾问我如何看这件《功甫帖》,我说:从图录看,目鉴不过关,缺东坡先生那股豪迈之气,写个小便条,何必如此拘谨?并提出帮他问问上博和故宫专家的意见,看东坡他们比我们有权威。刘连说:好!你帮我问问。

我把刘先生当朋友,出于对他负责,专门请教了上博和故宫的专家,专家们通过研究,一致看假,并认为作伪水平不高,提了几点看假的原因,我通过电话和短信向刘先生转达了上博和故宫专家看假的意见,并劝他和专家们联系。

但刘益谦却选择性“耳聋”,坚持将此帖拍下,现在居然通过媒体指责上博专家没有预先提醒,他的原话是,“对这个东西都听不到杂音”。后来又针对我,认我不但看“假”,还在背后坏他的好事。

2、如果我是刘益谦

如果我是刘益谦,事件甫一发生,上海博物馆三位书画专家提出异议后,本应及时上门求教,力争邀请到真正的有名有姓的世界级博物馆专家前来论证这件拍品。若如你所愿,皆大欢喜;如假,拥有世界声誉的苏富比拍卖行也标明了“有条件退货”条款,有了权威的依据,退还不是难事。

但是,外人看起来,可以左右逢源的好事,当事人却“讳疾忌医”,唆使枪手们不断发言,变“争论”为“真论”,阻挠反对的声音――我等围观的书画爱好者不得不猜测,买家如此反常,背后的利益链是不是不可告人呢?

为何说现在发言的市场人士不是专家?试问现在评论功甫帖的人在鉴定功甫帖之前的收藏经历中,上手过几件宋代纸本书画?哪一个人曾经到各大博物馆亲手拿住苏轼真迹目鉴过?哪怕只有一次!你偏要把明代罗纹纸说成是北宋纸,这种常识性的东西都指鹿为马,瞪眼胡扯,你让博物馆专家出面再来驳你,再跟你对话,那纯属像小品里说的,不仅侮辱了博物馆专家的人格,更侮辱了人家的智商。

3、苏富比和刘益谦的关系

还有不明真相的群众不知这盘迷局中的人物关系,不妨让我梳理下:张荣德,现任苏富比拍卖行中国书画部负责人,曾任上海朵云轩拍卖公司总经理,2005年与刘益谦合资创办上海明道拍卖公司并担任总经理,2013年履新苏富比,拍卖《功甫帖》是他到苏富比后首次主持书画业务。再进一步说,这件拍品如何传承有序地落到苏富比拍卖行手里,天知地知张知,大家说刘益谦知不知?

翻看过往媒体报道,刘益谦通过某些媒体爆料,痛斥当下的关税增值税制度,是呼吁开放政策的急先锋。无非也想利用所谓的苏轼名迹《功甫帖》无法回归中国大陆一事,博取公众同情,倒逼政府部门修改立法,从此降税免税。文物回流关税制度的合理性有待讨论,但是此门一开,是不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以后,张三、李四也能够和联合某些国外拍卖行如法炮制,更多伪作回流中国大陆从此会畅通无阻。回到中国大陆后,这些“以假乱真”拍品有什么功能?迷惑老百姓对中国古代艺术艺术品的认知?还是用所谓的“真迹”抵押给银行以圈大笔的钱的?当然,我更愿意相信刘益谦先生虽有资本翻云覆雨,他还是流淌道德的血液,守住这条底线的,应该不会拿着像《功甫帖》那样真假莫辩的藏品们去抵押来真金白银的吧。

4、向上博研究员良心致敬

是的,当下的中国收藏圈的水够深够浑,说“真”容易,闭上眼睛,就有利可图;说“假”太难,劳心劳力去论证,还要被恐吓封杀。

刘益谦先生!有朋友劝我改口说真,说你对我意见很大,劝我要识时务,在此,我明确表态:要我昧着良心说“真”,不会!我对任何造谣恐吓都是嗤之以鼻的!我相信台北故宫博物院、美国大都会博物馆、波士顿美术馆、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弗利尔博物馆、东京国立博物馆的中国书画专家对《功甫帖》一定有公正独立、不负子孙后代的判断!

《功甫帖》买家买了如秘不示人,上博专家当然没必要管,你写九个字挂家里说是苏轼墨宝,也无伤大雅;但现在买家非要把它宣传成“国宝”并要公开在美术馆展出,这就变成公众事件了,博物馆专家出于对社会公众负责、对子孙后代负责,当然应该认认真真地去研究,责无旁贷地站出来正本清源、以正视听!

与古代收藏家秘不示人不同,现代博物馆、美术馆的职能最重要的就是为公众服务,它担负了教育后人、传承文明的社会责任。正因如此,上博专家的发声是对社会负责、对龙美术爱护的正确行为。也因如此,作为龙美术的所有者,刘理应慎重对待藏品的选择和购买,应以对公众负责的态度,参照国有博物馆的文物收购程序,郑重延请相关博物馆专业鉴定人士对欲购文物科学论证、集思广益形成书面鉴定意见,严谨、严肃地进行每一次购买。一个龙美术馆,不仅承载了刘氏夫妇的艺术梦,也承载了公众对于金融大鳄积德行善、传承文化的期待,更承载了各级政府对文化事业的扶持厚望。试问:刘益谦在功甫帖的问题上如此言行,怎不令带领孩童参观的公众对其建龙美术馆藏文物的质量产生疑惑并对赝品误人子弟感到担忧?令曾经支持、呵护龙美术的各界人士齿寒心寒?!

《功甫帖》由一眼假变成“真假难辨”,这是时代的悲哀!也显示了资本家的能量!但我还是劝告刘益谦先生,不要过于迷信资本的力量,难道资本真的可以指鹿为马、以假乱真?这是不可能的,假的永远是假的,真的永远是真的,时间能证明一切!

最后,我以为,最应该向上海博物馆的三位专家致敬,是他们力排众议,秉持学术精神,敢说真话,守卫着公众利益。他们才是文博收藏界的良心,无愧于上海博物馆这块金字招牌。

《功甫帖》的真伪以及利益本来都与我无关,我只是尽了朋友之谊,私底下说了一句真话。却不料,被卷入了这场公开的是非争端中来。这场纷争中,你们没有学术态度,只是进行了文革似的人身攻击。

我目前还是不想,像你们对我一样的方式来对待你们。你们想想你们通过匡时这个平台自己做过的事情,真的经得起“挖”吗?我现在还不愿意看到艺术品拍卖市场因内幕揭开而受到打击!

收藏本是修身养心的雅事,切不要因为过度的贪婪,化为害人害己的地狱。

通用手工工具

挂件饰品价格

太阳能电池

不锈钢拉伸油货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