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酸铝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酸铝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泸医附院及时抢救惨遭母亲割喉男孩《新闻》

发布时间:2020-08-29 01:40:30 阅读: 来源:硅酸铝板厂家

17日晚22时许,泸州医学院附属医院院值班接到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值班医师电话,接收一名6岁男孩,被患精神病的母亲割伤喉咙,双手多处刀伤,需安排手术抢救。凌晨时分,骨与关节外科值班医师来电,接收一名女性患者(男孩的母亲),双手被砍伤,有精神病史。经泸医附院专家手术抢救后,现6岁男孩在泸医附院ICU病房观察,各项生命体征比较稳定。

经后续的了解,这是发生在泸县云锦镇的一间出租屋里,母亲因精神病发,从而自残、伤子的悲剧。

母亲精神病突发,悲剧上演

这位34岁的母亲因精神病突发,先是拿着菜刀砍伤了自己右手,造成大量的失血,紧接着将菜刀对准自己6岁的亲生儿子颈部砍去然后对全身一顿乱砍,6岁的小男孩钟华也被母亲这种疯狂的行为所惊吓到,年幼的他也没有明白母亲为什么这样对待自己,但出于本能的自我保护意识和强烈地求生欲望,小男孩用无辜的眼神望着着妈妈,并哀求母亲停止对自己的伤害。

咣当一声,菜刀落地,因失血过多小钟华倒地躺在了血泊中动弹不得,生命垂危,看样子已经快支撑不下去了。这个时候王女士似乎意识清醒了一些,看着倒地的儿子,浑身布满了刀伤,无论怎样呼唤都没有一点反应,瞬间失声大哭。

手足无措的她慌忙的摸出了身上的电话,亲自拨打了110。“我杀了我儿子,快来救救他……”

警方接到报警后迅速赶来现场,眼前的一切惊呆了在场的每一位工作人员,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行凶者是孩子的亲生母亲,到处都是血迹,现场场面十分惨烈。

“抢救伤者”高于“保护现场”!救孩子要紧,快送去医院。民警们来不及勘察和处理现场,立即把小钟华被迅速送到了当地的一家医院,但因伤势严重,当地医生不能解决。于是当地医院拨通了120急救电话,等待救援……

“一个保手,一个保喉”

接到120指挥中心的急救电话,泸医附院急诊科做好了相应的急救准备,母子两人伤势非常严重,急诊科外科医生对小孩进行了及时的伤口处理。

当晚23:40,小钟华首先被送到了ICU进行抢救,紧接着ICU通知了心胸外科、血管外科、骨与关节外科四个科室的医生聚集在ICU进行会诊,商讨进一步怎么对患者进行手术。

因小钟华年龄小,失血过多导致他休克,深度昏迷。“没有反映,一点反映都没有,快快快,先补充液体。”,耳鼻喉科住院总医师徐建乐命令护士……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过去,小钟华经过补液慢慢有了反映,四个科室的医生经过激烈商讨最终确定了手术方案。

23:20,小钟华被推入了手术室,耳鼻喉科和血管外科两个科室轮番上阵,一场“保喉之战”打响,首先对小孩进行了颈部外伤探查,庆幸的是没有伤害到颈部几根主要的大动脉,如果是伤到了颈动脉那后果不堪设想。

泸医附院耳鼻喉科副教授吴跃军是此次手术的主刀,临床手术经验丰富的他,用娴熟的手法对小孩气管和喉体交界环膜处小心翼翼的进行了缝合,最后手术取得成功。

据吴跃军副教授介绍:幸好发现的及时,赢得了宝贵的抢救时间,如果再迟一点送来,小孩的生命就危在旦夕了……

母亲王女士第二天上午也在泸医附院进行了手术,对右手所有的肌腱,血管,神经进行了缝合。据骨与关节外科主治医生罗雷茗介绍,目前患者病情比较稳定,功能的恢复就要看将来的病情发展。

外婆母亲失声痛哭 遗憾终生

“本来还说给我孙子买一套衣服过来的,还没来得及,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小钟华的外婆愁眉锁眼的说道。“前几年我孙女才不幸被淹死,好不容易得到孙子,现在又被我这该死的女儿虐待成这样,如果我的孙子有什么意外,我这个老的也不活了”,小钟华的外婆精神几乎崩溃。

据了解,王女士的父亲,也就是小钟华的外公患有精神病,家族有精神病史,小钟华的父亲远在山东打工,常年在外漂泊,几乎没有时间去关心母子,王女士感到孤苦伶仃,加上没有钱,又一个人带着孩子,几年前女儿的不幸死亡她的心灵就受到了重创,周围的村民的流言蜚语,导致她的行为和谈吐跟正常人比起来有区别。前几年不是很严重,特别是这一年,常常说一些话来让常人无法理解,老是觉得周围的人要迫害自己和儿子,整天精神恍恍。

家人看到这样的情况,就把小孩交由外婆照顾,今年9月份因为孩子要读书,家里的农活也繁重,所以在离孩子读书比较近的地方,租了一间小屋方便孩子的读书,并交给母亲照顾,但考虑到王女士不正常的行为怕对小孩不利,每个周末外婆会放下手中的农活赶去镇上把孙子接回老家去住。

进到了ICU病房笔者见到了王女士,给笔者第一印象是面色苍白,孤苦伶仃。

面对采访她冷若冰霜,情绪相当的排斥,医护人员和笔者也进行了一些心理上的安慰试着打开心扉,可是毫无作用。

“阿姨,你儿子现在挺好的,刚刚我去看到了他。”听到这句话王女士眼睛里充满了泪花,“你们一定要救救我的儿子啊,是我害了他,平时他都很听我的话的,帮着我做家务,扫地,洗衣,做饭”。此时我们感觉到她是比较清醒的。

“我的压力太大了,周围的村民都说我有传染病,我去年在厦门打工,钱也没有收到,我的丈夫也不关心我,孤儿寡母的周围的人都瞧不起我”,眼泪夺眶而出,哭泣不止。看到这一幕,在场的人都感到揪心,瞬间觉得这位女士原来不是我们想象的这么可恶,她也属于社会的弱势群体。

目前,小孩和母亲都在泸医附院ICU病房观察,各项生命体征比较稳定,由于气管才进行了手术,小孩还不能说话,母亲右手是否终生残疾,接下来的病情还需进一步的观察。

境界-死神激斗破解版

一骑当千2无限元宝

信誉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