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酸铝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酸铝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民营加油站被指逐利调和油与国标油价差上千元

发布时间:2021-01-21 16:46:14 阅读: 来源:硅酸铝板厂家

民营加油站被指逐利调和油:与国标油价差上千元

在社会广泛关注云南、贵州、广西等地近期发生的 “问题93#汽油”导致发动机出故障之时,一直 “潜行”于油品市场中的调油行业,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调查下渐渐“浮出水面”。  北方地炼最集中的区域是山东,该省调和汽柴油生产商又以东营和滨州为多。据东营垦利县从事调油行业的资深人士透露,垦利当地就有100多家调和汽柴油生产商,大多为私营企业,形成规模的企业年纯利润能达到1000万~2000万元。进入这个行业启动资金只需要100多万元,技术门槛也很低,也没有相应的资质要求。  但是,一些调和油生产者因原料不齐或不达标经常忽略某些指标,使调和汽油质量参差不齐,差距很大。记者获得的一份当地“私营调油企业93#调和汽油检测报告”显示,抗爆指数、硫含量、苯含量、甲醇含量、氧含量等指标都没有达到国标要求,对汽车发动机、油泵、油表传感器都有损坏的可能。  记者还发现,调和汽油多由民营加油站采购,因与国标93#汽油相比有超过千元的差价,加油站销售利润巨大,超过一半以上的调和汽油是通过中间商销售给下游加油站的,一些调油商在出售油品时不开具销售发票,明显是一种逃避国家成品油消费税的行为。  几无门槛的调油行业  东营市垦利县位于黄河入海口,地处胜利油田腹地。胜利油田自开采以来,70%油气产量出自垦利境内。  驱车行驶在胜利油田纵横交错的公路上,大大小小的炼油厂、油罐分布在一台台、上下运动的抽油机之间,而这里也聚集了不少的调油商。  “形成规模的调油商也就十几家,其他多是小作坊式的调油商,就几个人合伙干的。”当地一位业内人士说道。另外一位人士告诉记者,垦利有大小100多家柴汽调油商。  记者以购油为名走进一家调油企业后发现,只有一些油罐和地上的管道并没有很复杂的设备。据该公司人士介绍,放在地上的几个大油罐是调和柴油用的;因为汽油有挥发性,调和汽油的油罐埋在地下。  据了解,当地小的调油商多采用油罐调和工艺,将待调和组分油、添加剂等,按所规定的调和比例,分别送入调和罐内,再用循环泵、电动搅拌等方法进行摇匀混合。  一位从事调油生意的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200万元就能做调和油投资,设备不到100万元,另外100万元为流动资金,关键在于流动资金。  据了解,以前很多跑石油运输或生产化工原料的企业转行做调和油,因为相应的原材料和下游客户资源可以为其开展业务提供帮助。  “我朋友一天能发300吨(调和汽油),其所在调油企业一年经营收入能达到6000万~7000万元,纯利润有1000万~2000万元,小作坊一年也能赚100万~200万元。”上述人士说道。  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分析师称,国内调油商太杂太乱,调油行业不同于炼油,但同样必须有生产装置,这个入门的门槛太低,只要有钱就可以调油,很多不正规调油商都是黑加工厂。  “成品油有批发、仓储、零售资质,炼厂有小于多少加工能力就要淘汰的政策,但在调油行业,国家并没有相关资质的要求。”上述分析师说。  调油商:单烧没问题  “我们93#调和汽油汽车正常烧肯定没有问题,只是尾气排放可能不达标,苯含量超了一点。”一位调油商如是说。  “我们的93#调和汽油接近国三标准,甲醇和苯超点,硫在200左右。不过,加入车中不会出云南、贵州那样的事件,我们一天出货500吨,要是出事我这个厂子也不用做了。”另一位企业人士告诉记者。  上述调油商还表示,调和汽油原料为公司自己生产的轻油、90#汽油、混芳或者混苯、MTBE以及加入了4%的甲缩醛,“我们已经掺入了20%的93#国标汽油,单烧一点问题也没有,对发动机影响不大,你不用再掺烧,要掺烧一比一也行。你需要什么样的指标,我们都可以做。”  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一再要求下,上述调油商出示了一份自称质量已经很好的93#调和汽油检测报告。对于此报告,一位成品油行业专家表示,该93#调和汽油多项指标没有达到国家制定的标准要求。  比如,该报告中的油品抗爆指数为86,国标是88,这容易引起发动机爆震,产生积碳,气缸磨损大,排放超标,不环保;苯含量为3.86,而最低国二标准中苯含量不大于2.5(体积分数),汽油中苯含量超标,对汽车本身没有太多影响,但苯会通过尾气排放、汽油蒸发等途径直接进入大气。人体长期接触,会严重影响健康。  此外,报告中的油品甲醇含量达到1,国标中的含量是不大于0.3,甲醇含量过高,燃烧分解后产生微量水,加大导电能力,对油泵,油表传感器有破坏;氧含量也过高,最低国二标准中氧含量不大于2.7(质量分数),报告中的则达到8.41,汽油氧含量超标表明油中加入了过多的含氧化合物(例如MTBE),这种物质可以提高汽油的标号,但会降低汽油的热值,增加汽车油耗,使用此种油会降低电喷车驾驶性能,还会造成汽车尾气中氮的氧化物、碳氢化合物和臭氧含量增加,污染大气。  记者调查发现,因为缺乏相应的检测设备,调油商在销售产品时很少出具检测报告,一般是由买油者抽样后自己去化检,确定质量的好坏。  “就算有调油商说有检测报告,那也不一定是他们自己的调和油,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事多了,买家还是需要自己抽样检测的。”另一位调油商说。  价差催生出的市场?  近年来,一系列成品油质量问让中石化、中石油外采调和汽油的大门紧紧关闭。“虽然两大公司外采很严,但我们的油销售还好,就是原料价格一路上涨,利润越来越少,快没了。”一位调油商说。  由于MTBE、石脑油等调油原料价位近期涨势迅猛,调和汽油价位被迫大幅度抬升,目前,山东非标汽油(接近国标的调和非标)低端挂牌也已达8250元/吨,较之前低位价格大涨600~700元/吨。  尽管调和汽油的质量和销售或存在不规范的地方,但最终这些调和汽油还是流入了民营加油站。  卓创资讯成品油分析师陈睛认为,这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石化双雄垄断的汽油资源,对于民营加油站时不时限供控销,使得其不得不采购调和汽油,这进一步激发了调和汽油的市场需求。同时,与国标93#汽油相比,调和汽油超过1000多元的采购差价也是民营加油站看中的另一因素。  据卓创资讯监测,山东地区的93#调和汽油国Ⅱ标准的批发价为8100元~8400元/吨,国Ⅲ8600元~8700元/吨;而中石油和中石化93#国Ⅲ标准汽油的批发价分别为10100元/吨和9900元~9950元/吨;山东地炼93#汽油价格稳定在9300元~9600元/吨。  最近一次上调成品油最高零售价后,目前国内的93#汽油零售价格基本都在7.9元/升以上,相当于吨价10500元以上。如果民营加油站采购国Ⅲ93#调和汽油销售,就比采购中石油和中石化93#国Ⅲ标准汽油每吨多挣近2000元。  “有一些加油站也会在国标汽油中,掺加一些非标的调和汽油,有些很便宜的调和汽油就得掺烧,非标价格很低,加油站就更有利润。当然,只要不图太便宜,加油站就能进到好油品。”一位调油商说。  销售隐秘存逃税嫌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小的调和油生产厂家远看就是一个小院子,很少有广告招牌,各家企业大门和围墙上都没有“出售调和油”的标语,形成规模的企业大多挂着某某化工厂的牌子。  记者走进几家小型调油厂,询问是否有93#调和汽油销售,大都无人搭理或干脆说不知道。上述调油商告诉记者,如果之前不认识或是没有交易往来,这些调油商一般不会搭理找上门的客户,当地有一半以上的调和油买卖是通过中间商完成的。  “由于买卖双方不熟,因此找一个中间商比较安全,对于双方来说,油的质量和发货收款有保证;当然调油商还是希望与自己熟悉的加油站客户直接交易。”上述调油商说。  不过他强调,有些黑中间商也会让交易存在风险,因为调油商出货前会抽取油品存档,出货后油品质量出了问题就不管了。而一些黑中间商在运输过程中也会在油品中弄手脚,加入甲醇等化工原料替换部分油品从中获利。  更为重要的一点是,调油商在出货时都会问:“你要发票吗?要发票的话,每吨加300元。”陈睛说:“如果不开发票,调油商出货就能逃避国家的成品油消费税。”  现行的成品油消费税属于中央税,由国家税务局统一征收。纳税人为在我国境内生产、委托加工和进口成品油的单位和个人。纳税环节在生产环节。计征方式实行从量定额计征,价内征收,调油商也是该税的征收对象。  陈睛称,现行成品油消费税中,汽油按1元/升(1380元/吨)征收,如果不开发票,这些调油商每销售一吨调和汽油就少交国家税收1380元。国税部门也不能天天查,监管力度也不够,存在一定的漏洞。  ·同步播报  受油价上调刺激地炼开工率水平上升  受油价上调刺激,3月20日油价上调以来,山东、广州等地地炼厂开工率水平不断上升。  生意社数据显示,截至上周(3月23日),山东地区炼厂常减压装置开工率为39.6%,同前一周五统计数据相比上升了4.8个百分点;广东小炼厂平均开工率为17.5%,较前一周上升4.5个百分点。  卓创资讯石油分析师孙晓龙指出:“山东地炼整体市场氛围有所好转,个别炼厂甚至小幅上调出厂价格。同时,发改委上调汽柴油价格后,地炼开工率继续保持上升态势”。  此次油价上调前,山东地炼的价格已开始上涨。3月8日至3月19日,山东地炼93#汽油涨幅逾200元/吨,日均涨幅在20元/吨左右,继而从3月20日执行新的零售限价。  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宋智晨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主要的原因是成品油价格的大幅提升。随着油价破八,地炼企业的利润空间也随之大幅提升,这有效提升了地炼企业的生产积极性。  宋智晨认为:“需求增加,油品价格趋于上涨,地炼厂生产积极性提高,开工率亦随之回升,反之则开工率下降。实际上,对于地炼企业来说影响最大的是成品油价格,而国内的成品油价格并非由市场供需形成,而是发改委行政定价。因此需求变化对开工率的影响被大幅弱化。”

云南治疗阳痿早泄

丰顺白癜风医院

上海牛皮癣医院

旌德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