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酸铝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酸铝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浙江女网恋患病泉州郎瞒父母结婚5年儿不幸脑瘫-【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2 22:01:15 阅读: 来源:硅酸铝板厂家

闽南网8月12日讯 对于31岁的魏炳忠来说,30岁的妻子小娜是个乖乖女,也许到现在做得最叛逆的事,就是嫁给了他——一个因患有类风湿而四肢萎缩的人。网恋3年,结婚5年,已经育有一子的小娜,至今不敢告诉家里她结婚了。“本来是想等孩子出生后再坦白,没想到生活跟我开了个大玩笑:儿子迦南出生后患有脑瘫”。

妈妈在浙江工作,平时节假日才会来看小迦南,小迦南很喜欢跟妈妈玩耍

这个家最不缺的就是病人。小魏的父亲,年初刚去世,生前一直多病缠身,母亲股骨头坏死才刚做完手术,如今全家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给迦南做康复治疗上。小魏半开玩笑地说,本来还算殷实的家,现在正在坐吃山空,还好,他还有希望,迦南如果能康复治愈,这个家就有希望,小娜也可以找到机会跟父母坦白。

少了妈妈的全家福

网恋修成正果 不嫌他四肢萎缩

魏炳忠在一家网站做客服,每天要在电脑前工作12小时。他的两手无法弯曲,只有左手大拇指能动。工作时要提起肩膀,带动左手在键盘上来回移动,拇指一下一下地敲字回复,这个动作对他来说很吃力。如果不是一天照三餐地吃止痛药,他会痛得无法起身。

8年前,他网上聊天聊到了一个女朋友。“当时挺傻的,什么都没想就跟着他了”,小娜嘴里说着,脸上却是遮不住的笑意。小魏打趣地说自己是“心机重”:“玩斗地主的时候,我老让着她。”两人是玩游戏时候认识的,每次他都“放水”让小娜赢,渐渐地,从玩游戏变成聊天,感觉有说不完的话。

后来小魏说出了自己的身体情况,小娜没有被这吓跑,反而觉得他的乐观和开朗更加珍贵而动人。每天晚上,他都会给她讲一个笑话,卖力地逗她开心,小娜很快被这个开朗的大男孩吸引了。所谓的日久生情,两个人渐渐地都有了好感。

认识半年后,家住浙江的小娜决定到泉州来看小魏。“现在想想,当时胆子挺大的。”小娜只身一人来到泉州,到的时候是晚上,小魏去接她,她开玩笑地说,就像被拐卖了一样。见面之后,小娜觉得小魏的情况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坏,“除了身体外,性格脾气都很好”,之后只要逢节假日,她就会到泉州来。

但小娜一直瞒着父母。父母问她感情状况,她只说不想找。每次到泉州也都瞒着父母,好在和父母不在一个城市,他们没有察觉到。

2010年两人登记结婚。小娜担心父母无法接受小魏的身体情况,连登记结婚都瞒着。“等孩子出生了,再一起坦白吧。”夫妻俩想着,生米煮成熟饭了,有了孩子,老人家就会接受了。

儿子出生患脑瘫 要每天康复治疗

可是生活跟他们开了一个大玩笑。4年前,他们的儿子迦南出生,比预想中早一个月,医生说他患有缺血缺氧性脑病,也就是俗称的脑瘫。

“幸运的是智力没有受到影响,配合治疗或许会有奇迹呢。”沉默之后,小魏告诉小娜要打起精神。从小自己和父母接连与各种疾病过招,他早就学会用这种心态面对,“悲伤并不能让日子多过一天,何不乐观去过呢”!

从8个月开始,迦南每天都要进行康复治疗,每天哭着抱进去,再哭得满头大汗地抱出来,其间因为发高烧曾一度暂停治疗。去年,他开始在泉州正骨医院治疗。

手脚伸不直,脚上穿矫正鞋,每走一步都晃晃悠悠的。没有支撑物,他不敢自己走路,常常哭个不停。为了停止哭声,他要很用力地咬住手臂,手上留下了不少伤痕。跟别的孩子相比,迦南的发育慢许多,一两岁的时候不会爬不会走,坐在床上,周围要用被子、枕头铺着,防止摔倒。

这半年来,迦南从不会爬不会走,到现在最远能移步到1米左右,对他的每一步进步,小魏和妻子都特别高兴。但付出的辛苦也是巨大的。每天早上8时许,迦南要从南埔社区到正骨医院进行1个小时的康复治疗,小魏和母亲行动不便,带孩子出门对他们来说是件十分艰巨的事情,小娜在外省工作,只能雇一名保姆带孩子。康复治疗后,从下午5点多到晚上10点,要不断按摩四肢和电疗,这期间要狠着心对抗迦南的哭闹和抗拒治疗。

小娜查过资料,迦南的情况只能日复一日地康复治疗,这是一个遥遥无期的过程。没有人能告诉他们,坚持能不能换来孩子的康复,但对他们来说,只有坚持做下去,才能看到希望。

一家仨病人 从小有资本到领补助

今年年初,久病缠身的父亲过世了。父亲早些年奋力打拼,曾在城东开了最早的一家煤气店。靠着外送煤气,慢慢攒下一些积蓄,建起一栋三层小房。房子是父亲留给这个家最后的资本了。因为小魏行动不便,父亲还特意在家做了台简易电梯方便他上楼。

可小魏最近常有个念头:“是不是该把房子卖了?”有一个人生病,对一个家庭来说就是不小的负担,这个家有三个生病的人。大部分时间都很开朗的小魏,也会有心烦的时候,这两年,家里的经济压力越来越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但在和小娜每天的通话里,他依旧说着些快乐的事,说说迦南最近的进步。小娜家里最近正催着她相亲,家里的压力让她很郁闷。难过的时候,只能跟小魏诉苦,他依旧像刚认识时候一样,讲笑话逗她,或者用他一贯的乐观开导她。而他的压力,就尽量自己承担。

华大街道南埔社区郭丽娜主任说,小魏是独生子,他的情况也符合社区计生补助的要求。早些年每次想为他家申请补助时,小魏和父亲总是坚决拒绝。“还有很多人比我们更需要帮助。”打心里,小魏觉得是面子上过不去,“感觉像在乞求施舍。”但去年开始,积蓄没了,还找亲友借了10万元,靠面子已经撑不下去了,这个自尊心挺强的小伙子主动到社区申请计生补助。

郭主任从小看着小魏长大,她知道,对这家人来说,最重要也最负担的,是迦南的康复费用。她也一直希望能够有爱心人士或机构帮忙向相关部门申请,能否减免迦南的这份费用。(海都记者 彭思思 夏鹏程 文/图)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自动化营销工具

网站定制

中企高呈网站地图